秒速赛车计划|秒速赛车官网_Welcome

您现在的位置是:秒速赛车计划 > 装修百科 >

墙壁上的百科全书

发布时间:2019-11-25编辑:admin

      天衣飞扬,满壁风动,得自然之数,不差毫末。依依袅袅的精彩、蓬蓬勃勃的生命,竟源自毫无色彩、疙里疙瘩的泥土。

      帔帛翻飘于后,璎珞悠荡在前,面有喜色,眼含芹意,满壁的佛传故事,几百年了,鲜亮依旧如初,生命不出当下。

      伫立壁前,静气凝神,侧耳聆听,壁间的桑林之舞、经首之会,启幕已久,歌吟动地哀,度曲终未了。

      壁画艺术堪称墙壁上的百科全书,在社会、宗教、建筑、美术乃至世俗生活诸多方面都有涵盖。山西壁画艺术家底丰厚,闻名海内外。为此,山西经济出版社先后出版的《画说山西古代壁画》和《山西古代壁画珍品典藏》,自然蕴含着较高的社会学术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      壁画其实就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。幼时,尚见民间艺人走村串户,绘制炕围画。线条勾勒,色彩填充,最后清漆罩封。图案不外乎两类:素绘,瓜果梨桃,花卉树木;人绘,三国水浒,才子佳人,炕围画是壁画在民间最终的落脚点。后来,至祁县老城闲逛,无意间在一户何姓人家的门廊两侧,发现了壁画绘制,尺幅不小,大概有百年以上的历史。

      昔时,晋式房构皆留有坎墙,大约一米二三高低,炕围画即沿坎墙而作,起初只绘炕头范围,也有满屋皆绘者。与之不同,寺庙壁画皆绘制于坎墙之上的土坯,或未经烧制的砖坯之上。砖石坎墙,可承载重量,牢固墙体,防止潮气侵蚀。土坯则可使墙体内部的水气不致腐蚀画面,也可使墙体外部的碱硝免除侵蚀。土坯墙体与泥皮间的自然缝隙,尚可流通空气,保持画底干燥,画面遂得以长期保存。

      壁画之大观,当数庙堂。2010年12月,由文化部艺术司组织的2010年全国画院优秀创作研究扶持计划项目启动,山西画院申报的课题“山西古代壁画艺术”入选优秀创作研究计划的资助。翌年,项目开始,我有幸参与课题组活动,负责文字整理工作。期间,经由近距离、系统地接触,为之精湛倾倒,为之壮观叹服,随之恂然恭谨,肃然起敬。

      课题结项后,我将有关资料加以整理,出版了《画说山西古代壁画》(山西经济出版社2016年7月版),同时参与出版了《山西古代壁画珍品典藏》(山西经济出版社2018年6月版)。

      山西现存古代壁画面积大、种类多,计2.725952万平方米,面积仅次于敦煌壁画。年代自东汉始,历代皆存。各不同时期的绘画特征,在此均有范例。数量和质量上固然令人赞叹,但其艺术风格和表现手法才是其真正的魅力所在。

      汉代壁画存于墓室。现存最早者为平陆枣园汉墓壁画,北朝墓葬壁画有太原王郭村北齐娄睿墓、寿阳北齐库狄迴洛墓、太原王家峰北齐徐显秀墓等。大同西郊元墓,与前代风格已大为不同。当时的典章制度、风情习俗,在此多有反映。

      自佛教传入中土,在山西地区的发展蔚然大观,寺庙林立,僧侣云集,现存7000多平方米的寺庙壁画,分布于70多个寺观。现存最早的寺庙壁画,为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的唐代壁画。现存五代及宋辽金时期壁画6处,分别是平顺大云院弥陀殿、高平开化寺大雄宝殿、灵丘觉山寺塔、应县佛宫寺释迦塔、朔州崇福寺弥陀殿、繁峙岩山寺文殊殿,面积近千平方米。

      受佛教影响,道教道观也采用了壁画艺术形式为装饰。宋元之际,全真派在黄河以北迅速发展,芮城永乐宫三清殿壁画是其巨作。除却道观,本土信仰的一些庙宇,也绘制有壁画。其中的汾阳圣母庙、新绛稷益庙、晋祠关帝庙、霍州圣母庙等尤为精彩。

      明代以后,寺观壁画艺术渐趋衰落,画面构图和人物造型日渐程式化,工艺水平较之前朝大为逊色。山西现存明代壁画2300平方米,清代壁画保存近3000平方米。大同华严寺大雄宝殿四壁绘画高达6.3米,长约141.1米,总面积889平方米,鸿篇巨制,国内仅见。

      壁画艺术堪称墙壁上的百科全书,宗教之外,世俗生活的精彩,在此也多有记录。在社会学、建筑学、美学诸多方面,都有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。

      此次随课题组南北考察,除却对壁画艺术的切身感受外,考察中的故事也颇有回味。课题虽已结项,思考仍未停止。

      宋元以来,文人画兴起,人以画传的旧式由此改变,画遂以人传。与此同时,从画技上,壁画开始走下坡路。古人言“宁可画以人传,不可人以画传”,盖因“画以人传”者,不论背景端的,不问英雄出处,江湖上惟以作品说话。

      这些壁画绘制年代虽记识周详,但除稷山兴化寺、芮城永乐宫几座寺庙壁画外,绘制者多未留名。这些匠人是视手艺为谋生手段,社会也并不看重他们,艺术家的奢号不过是后人的溢美评价罢了。匠人的神秘还在于他们的默默无闻,并不因持技而张狂。在他们身上体现出的共性比个性多,所以其作品中的时代印记在集体无意识中显而易见,这一点正好与文人艺术家相反。事实上,好的匠人也是艺术家,惊叹壁画之精良,越发感叹画匠之品格。

      很多珍贵的壁画文物源于意外发现。2011年2月,大同市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在一次墙体检修中,无意间在善化寺三圣殿内一素面墙体的泥层下,发现了隐匿着的160平方米的明代壁画。其画法精细,线条流畅,人物传神,画面生动。壁画上有古人题记的“隆庆”年号,估计此壁画在明末即已封于泥层之下。课题组一行考察善化寺时,有幸目睹了该壁画的清理过程。

      无论什么原因,被覆盖者无意间的幸存,多少让人感到了些许欣慰,也由于这层覆盖,使其在弃暗投明、逢春还魂时,仍能色泽艳丽,栩栩欲活。这是壁画彩绘等文物之幸,同时也丰富了人类的艺术宝库。